首页 > 东方时事 > 这是黎巴嫩总理不辞职的离奇事件

这是黎巴嫩总理不辞职的离奇事件

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

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


11月4日,黎巴嫩总理哈里里突然地宣布辞职。但他周三突然推迟了这一决定,结束一场可能演变为一场新的中东战争的政治危机。

“我今天向总统米歇尔·奥恩递交了辞呈,他敦促我在提出辞呈之前等待,并对其原因和政治背景进行更多的对话,我表现出了回应的态度,”哈里里今天在总统府内说,结束了长达一周的黎巴嫩的缺席。

哈里里最初是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的直播电视上宣读一份声明的。这立即引发了对黎巴嫩的猜测,沙特政府与哈里里有着深厚的长期关系,迫使他被迫辞职,并软禁了他。哈里里星期二晚上返回黎巴嫩之前一直在沙特阿拉伯。

辞职演讲中,哈里里解释说他辞职,因为伊朗的影响上升在他的国家让他害怕他会遭受同样的命运,他的父亲,哈里里,他是被一个汽车炸弹在2005年被暗杀特工被认为是隶属于支持的真主党。

当哈里里在沙特阿拉伯时,有谣言称,利雅得雄心勃勃的新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希望用他的哥哥巴哈•哈里里(Bahaa Hariri)取代哈里里,因为他在伊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相反,年轻的哈里里将留任,至少现在是这样。

哈里里的辞职决定是一个动荡的月份。但重要的是,这里要理解的不是一个黎巴嫩政治家的命运。正是由于哈里里的缺席,伊朗支持的真主党在短期内进一步控制了黎巴嫩政府。

如果真主党获得了更多的权力,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就会增加,而沙特阿拉伯、伊朗、黎巴嫩以及以色列可能也会增加。但现在哈里里又回来了,也许紧张局势会稍微缓和一些——尽管黎巴嫩是否会继续从最初的政治危机中走出来还有待观察。


在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冷战中

要了解黎巴嫩的危机,你首先需要了解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的冷战。

伊朗政府是什叶派穆斯林神权政治;沙特阿拉伯政府是一个与该国逊尼派穆斯林宗教机构紧密结盟的君主政体。这两个国家代表了两种意识形态和政治的两极,他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在中东地区争夺主导地位,以及代表穆斯林世界的权利。

但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没有公开发动战争,相反,他们支持反对政治派别和极端组织,以发挥影响力和控制。例如,这是在也门上演的,沙特阿拉伯在美国的军事援助下,目前正与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进行残酷的空中打击。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有90多万人患有霍乱,数百万人在挨饿。这场代理人战争在叙利亚和中东其他地区上演,现在在黎巴嫩公开。

专家告诉我,另一个因素是特朗普政府公开支持沙特的政策。这包括支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他对11位王子和其他王室成员的清洗过程中。

中东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的安全专家比勒尔•萨博(Bilal Saab)告诉我:“沙特看到了特朗普政府的巨大机遇,拥抱了他们。”他补充说,白宫支持沙特“对抗伊朗人”的努力。


黎巴嫩危机实际上是在反抗伊朗

刚刚回国的黎巴嫩总理哈里里是一名双重国籍的黎巴嫩公民,与沙特阿拉伯有着深厚的财政关系。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他的家族就在那里开了一家建筑公司,但由于经济原因,今年早些时候被迫关闭。而且因为他是沙特阿拉伯人,他留下的大部分钱都在沙特阿拉伯——这让利雅得对他有了影响力。

“沙特基本上没收了他所有的资产,”萨博告诉我。“怀疑是他们威胁要指控他腐败,并永远拘留他,除非他做他们想让他做的事。”

哈里里的辞职在一定程度上是不稳定的,因为黎巴嫩的政治制度需要不同的宗教团体来分享权力:黎巴嫩的总理必须是逊尼派穆斯林,总统必须是一个马龙派基督徒,而议会议长必须是什叶派穆斯林。沙特阿拉伯作为地区的逊尼派领导人,通常支持总理,就像哈里里一样。

就伊朗而言,它在贝鲁特的政治上有很大的利害关系:它支持真主党(Hezbollah),黎巴嫩什叶派武装组织是黎巴嫩最强大的政治和军事组织。

当然,真主党和沙特阿拉伯不喜欢彼此。沙特官员曾称真主党为“魔鬼的党”,该组织的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Hassan Nasrallah)称沙特阿拉伯极端保守的逊尼派伊斯兰教“比以色列更邪恶”。

如果哈里里没有回来,沙特阿拉伯和伊朗之间可能会爆发一场政治角力,以填补权力真空。如果伊朗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黎巴嫩旷日持久的政治危机上,那么它就没有时间去关注也门和叙利亚的战争了,萨博指出,这意味着伊朗可能无法像沙特阿拉伯那样积极地打击沙特阿拉伯的代理人。


哈里里的缺席可能导致了公开战争

11月6日,在哈里里宣布他将辞职的两天之后,沙特声称黎巴嫩已经对其宣战,原因是所谓的刺杀哈里里的阴谋,以及也门的一枚火箭弹袭击了利雅得机场。利雅得指责真主党和伊朗发射导弹。

沙特海湾事务部长萨米尔还说,哈里里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来对付真主党,但他说,其他人有能力迫使这个激进组织“回到黎巴嫩南部的洞穴”。

纳斯鲁拉上周五在电视讲话中回应说,“很明显,沙特阿拉伯和沙特官员已经对黎巴嫩和黎巴嫩真主党宣战。”

尽管有这些指控,但真正的真主党-沙特战争不太可能发生。大西洋理事会中东问题专家费萨尔•伊塔尼(Faysal Itani)对我说:“把黎巴嫩作为一个真主党主导的贱民国家,确实让发动战争变得更简单,所以我认为,这样一场战争的可能性已经增加了。”“但我不认为它有了戏剧性的增长,因为似乎没有人愿意打这场战争。”

然而,专家告诉我,仍有值得担忧的冲突,因为真主党和以色列有可能战斗。

这是之前发生。2006年,以色列和真主党在长达一个月的战争中进行了战斗,激进组织向以色列发射了4000多枚火箭,以色列军队向黎巴嫩发射了大约7000枚炸弹和导弹。

据以色列外交部称,约有160名以色列士兵和平民死亡,约有1100名黎巴嫩人(其中大多数是平民)死亡。大约4400名黎巴嫩人受伤,近100万人流离失所。

因此,真主党在黎巴嫩获得了更多的政治和军事力量,这是不稳定的结果,这肯定会引起耶路撒冷的担忧。如果Hariri的回归最小化了所有的焦虑,这还有待观察。

这一地区日益加剧的紧张局势有助于解释为何法国总统马克隆(Emmanuel Macron)11月10日访问沙特阿拉伯时,没有安排两小时的访问,讨论贝鲁特和利雅得之间的紧张关系。法国和黎巴嫩在历史上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在1944年黎巴嫩独立之前,法国一直是黎巴嫩的统治殖民地。目前还不清楚Macron的访问是否有任何效果。

11月9日,沙特阿拉伯命令其公民离开黎巴嫩。这是利雅得五年来第四次提出这样的要求。沙特阿拉伯盟友科威特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也要求他们的公民离开黎巴嫩。

因此,乍看起来,黎巴嫩的一个小政治问题有可能演变成一个更大的中东泥潭。哈里里的回归并不能解决该地区的问题,但它有助于平息一场可能使他们变得更糟的政治危机。